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鞍山信托股票,

当前位置: 鞍山信托股票, > 互联网 > 深网|从A股奇迹到身陷囹圄,暴风冯鑫如何走上不归路?

深网|从A股奇迹到身陷囹圄,暴风冯鑫如何走上不归路?

时间:2019-08-04 03:12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9 次
[摘要]创始人心态的变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导致了暴风的失控。冯鑫曾说过,自己被暴风绑架了。腾讯《深网》作者薛芳改名冯新的暴风创始人冯鑫,最终却没能改写自己的命运。7月28日晚间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据《第一财经》报道,

[摘要]创始人心态的变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导致了暴风的失控。冯鑫曾说过,自己被暴风绑架了。

腾讯《深网》作者 薛芳

改名冯新的暴风创始人冯鑫,最终却没能改写自己的命运。

7月28日晚间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据《第一财经》报道,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从法律上来说,冯鑫目前只是涉嫌犯罪,我们还无法评论其是否存在不当行为,但被公司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本身已是为之前的豪赌埋单。”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新锐告诉《深网》。

暴风公关部回应《深网》,公司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有消息第一时间公布。冯鑫的微信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的时间停留在7月15日,他的名字也由冯鑫改成了冯新,而冯鑫的手机在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7月12日,暴风发布亏损预告,预计2019年1月1日到6月30日暴风亏损2.3-2.35亿。IT投资人李军华认为,冯鑫的悲剧是资本市场泡沫造成的,一个30亿市值的公司炒到600亿,创始人心态发生了变化。

创始人心态的变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导致了暴风的失控。冯鑫曾说过,自己被暴风绑架了。暴风于2015年3月24日上市。上市前和上市后的暴风,不可同日而语,上市前的暴风,是一家克制隐忍的公司,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上市后的暴风,成为乐视的学徒,烧钱扩张,在向生态公司转型中彻底失控。

高光时刻

冯鑫,山西阳泉人,冯鑫身上草根的气质非常浓厚,与一起从山西阳泉走出来的百度的创始人李彦宏相比,他就是一个坏学生的样板;与自己的前老板雷军相比,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懂管理。

1997年,只有25岁的冯鑫来山西来到北京,他的第一份职业是馒头厂的副厂长。两年之后,冯鑫去了金山。

冯鑫曾经的两个老板在中国互联网圈也很有名气,一个是“飞猪理论”的创始人,也是小米科技创始人的雷军,第二个就是中国互联网圈极其有名有名的“斗士”周鸿祎。

2015年3月24日,暴风A股上市,从上市的第一天到当年5月4日,这只股票连拉29个涨停。如华兴创始人包凡讲的,中国的A股是故事逻辑。那么,暴风的创始人冯鑫给A股讲述了一个视频+VR的故事。

2015年4月23日,暴风发布亏损的2015年度一季报。此前暴风曾宣布对旗下的“魔镜”项目增资扩股6000万元,一季度整体亏损正因“魔镜”等虚拟现实业务处于早期大规模投入阶段。

那一年,中国A股迎来高光时刻。中国股市从2014年三季度启动以来,短短8个月之内从2000多点攀升至2015年6月12日的5178点,涨幅之大令人为之惊叹。

如果A股的荣光是硬币的一面,那硬币的另一面是2015年16次的千股跌停。哀鸿遍野,冯鑫和他的暴风成为幸运儿。2015年5月13日,优酷土豆总市值为40.7亿美元,约合252亿元人民币。而暴风同日的总市值已经达到了303亿元。

与暴风科技主业相近的中概股迅雷在美股的市值则为6.67亿美元,暴风的市值相当于9个迅雷,并且超过优酷土豆的51亿美元。而迅雷在美股市场上的表现则是跌破发行价,惨不忍睹。

很多业内人士对A股市场中连续飙升的妖股表示不可理解,认为这些企业都在互联网行业中排不上号。

吴晓波在《市场真的疯了》写道,“当暴风科技的涨停板记录达到20个的时候,至少有四位互联网老兵打电话给我:‘晓波兄,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嘛,现在的市场到底怎么了?’当第35个涨停板出现之后,所有的人突然变得非常寂静了。”

冯鑫个人也坐上了财富的过山车。冯鑫身家不断飞涨:3月25日3亿……5月21日74亿。暴风科技得名“涨停王”。因此,暴风被称之为“妖股”,冯鑫说。“妖股这个词,我也不喜欢,但也没有其它的词来形容现状。”

暴风等公司在A股市场上的火爆引发了回A潮。2015年有多家公司已经、宣布、或者传闻回归A股。分众传媒、巨人网络、世纪互联、人人网络、易居中国、如家、陌陌、360、聚美优品、当当网……

手握AK747

暴风上市7个月后,在知春路首亨科技大厦21层《深网》作者见到了冯鑫,在一个简洁到没有办公桌的办公室里。他正在泡茶,泡好后,盘腿坐在沙发上,清瘦,眼睛不大,但非常有神,一脸顽主的表情。

人逢喜事精神爽。冯鑫看来,“上市对暴风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势能,就是小米加步枪和AK747的区别,原来你一枪一个子弹,你要珍惜子弹,你怕浪费一颗子弹,但上市以后,你相当于上了一梭子。”

当时的冯鑫认为,他既然拥有了这个机会,就应该有秩序的外延,“目前整个甚至全球市场上,几乎最好的武器,就是互联网加A股这种化学效应,我基本上拿到了,我们说土一点的话,我买谁都有利。”

站在2015年5月300多亿市值的高点,暴风宣布了 “全球DT大娱乐”的战略,将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主力方向。为了快速将生态搭起来,冯鑫的策略是快速收购。此战略一出,一时间,暴风被称为“乐视学徒”。

暴风宣布了其新战略后,股价一度到了327.01元每股。但当时,暴风在资本上并无动作。到7月份,随着A股市场环境变化,暴风股价呈现下跌趋势。10月暴风停盘。

由于暴风上市后一直忙于战略转型,错过了2015年股价高点做股票增发融资的最佳时机。“股价最高时,我们是主角,却表现得像个吃瓜群众。”冯鑫曾对媒体自嘲。

“在短暂的IPO窗口期上市,随后经历一轮牛市,市值经过大跌之后还有100亿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有好运气。俗话说一个人行大运有6年,但对企业运作来说很短暂,我认为只有18个月的窗口期,所以留给暴风的时间不会很多。”冯鑫在2015年10月份告诉《深网》作者。

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计划支付31亿人民币,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2016年6月,暴风上市后的首次定增申请被证监会否决。

冯鑫并没有抓住这18个月的窗口期,定增被否定后完全打乱了冯鑫的计划,稻草熊的内容生产+暴风影业的分发制作+游戏开发业务,只要能诞生一个大 IP,暴风一年就能有超过十亿元的营收入账。

战略的转型和并购的失败使得暴风没能在股价高点时从公开市场中获取资金。2016年9月,暴风集团曾向证监会申请了18.42亿元的定增,暴风股价已经跌跌去八成,此次定增以失败而告终。

而这些给暴风的资金链危机和冯鑫本人的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

心态变了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定增失败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暴风还是没钱。从暴风的成长史来看,节衣缩食一直是这个公司的特征,之所以如此,它才撑到了上市。

2005年创业,冯鑫执掌的暴风影音几乎成了“活化石”——从装机必备软件,到“在线播放”客户端,再到视频网站,暴风一直在变。连和它对阵的竞争者也不断更新,先是从Windows Player变成了PPS,而后又变成优酷土豆等等。

2014年岁末古永锵宣布拿出6亿元来做自制剧,三部从优秀自制IP孵化出的大电影《小苹果》、《万万没想到》、《泡芙小姐》;2015年将有30部自制剧上线,其中《盗墓笔记》的单集成本达到500万元。

在这样一个财大气粗的行业,冯鑫和他的暴风很苦。在长视频的领域里他不跟风,别人花上亿元买独家播放权的时候他不跟风,别人做自制剧他也不跟风。

一是冯鑫没钱,二是暴风得盈利。冯鑫和他的暴风做到了。2012年,5000多万;2013年,3000多万;2014年,4000多万。用一位网友的刻薄话说,多买一部热门电视剧就可能陷入亏损。

冯鑫认为,在长视频领域创业,是因为他没有选好方向,“花了互联网最贵的钱,然后挣着互联网最不值钱的钱。赚钱非常的辛苦,而且不知道明天,而且是利润毛利很低的钱,这是一个离钱特别远的生意。”

“一度,上市给暴风带来的都是好处,如果非要讲缺点的话,会不会容易膨胀,这是唯一的问题,膨胀我觉得是不大会可能,因为我自己这么多年了,还是以冷静以理性为基础,所以基本上是这个状态。”冯鑫曾在上市后告诉《深网》作者。

冯鑫最喜欢的书是《约翰克里斯多夫》,在冯鑫看来,这本书叫醒了他,“有些人活的那么有意义,那么不屈不挠,活得那么热烈、真实,又不断的推翻自己去改进自己。从那以后我有了与这个社会相互影响的欲望。”

一度,在冯鑫看来,让暴风变得好玩起来,是他的第一诉求。2014年上市前夕,冯鑫对方兴东的《口述历史》阐述,“三年之内一定要让公司好玩起来,不管有多大的风险都不重要,一定要重新好玩起来。你可能觉得太难了,我也觉得难。”

在A股的高势能下,冯鑫想让暴风好玩起来,也想玩一把大的,或许如此才能理解冯鑫在上市后一系列的资本运作。

据《财经》报道:从2015年底开始,暴风参与到了数支产业基金中,包括与歌斐资产合作成立了规模5亿元的产业基金“暴风鑫源”;与中信资本、平安信托等机构合作成立的上海隽晟并购基金,基金总规模6.84亿元。这些基金中,冯鑫为其的投资收益承担连带回购责任。

暴风渡劫

使得冯鑫陷于困境的,是暴风上市后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后的收购。

据《第一财经》报道,与冯鑫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相关的,还有8名人员,这8名人员中既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以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员,其中包括暴风集团前董秘毕士钧。

这与暴风3年前的一个跨境收购相关。2016年2月,光大浸辉(光大证券旗下公司)联合暴风集团等设立了浸鑫基金,在5月完成了对全球体育赛事版权公司 MP &Silva Holding S.A.(简称MPS)65%的股权收购。

MPS成立于2004年,2016年已坐拥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英超联赛、西甲联赛、法甲联赛、英格兰足总杯、巴甲联赛、法国网球公开赛、国家橄榄球联盟、一级方程式赛车等世界顶级赛事版权。其被收购时的估值为14亿美元。

从2017年10月首次丢掉意甲版权开始,MPS在体育版权市场上节节败退。导致MPS溃败的原因是由于其无法支付版权费,而遭遇各大版权方提前终止合同。2018年10月,随着英国高等法院的破产清算令,MPS破产。

关于MPS破产原因,熟悉内情的人告诉《深网》,未与MPS原股东签定“禁止竞业协定”,MPS原股东另起炉灶;MPS原有的各大赛事转播权均面临到期,而光大浸辉无力续约;MPS的三位创始人已经不再参与重要决策,而光大浸辉也没有合适的人才。这些都导致了MPS的破产。

光大证券在公告中对这起收购后续的描述是:“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但后来,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从而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MPS的破产,将中资财团拖入泥潭。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浸鑫基金的股权名单中共包括了14位出资方包括光大、招行、华瑞银行、爱建信托等。

2019年6月,招商银行起诉光大资本,要求后者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索赔34.89亿元。5月8日,光大起诉暴风,索赔7.5亿元。

根据暴风集团的公告,光大资本的子公司浸辉投资及浸鑫基金基于此前与暴风集团和冯鑫签订的回购协议,要求后二者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利息,共7.51亿元。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新锐认为,“暴风投资MPS是一次非常鲁莽、充满漏洞的投资,其间犯了巨大的错误,用高杠杆撬动这么大一笔投资,但在短短的两三年内就灰飞烟灭,给投资人造成巨大损失,必然涉及到追责和施压。”

目前冯鑫本人名下的暴风集团股票,已经全部被质押或冻结。2019年7月25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暴风集团旗下已经没有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泡沫退去

在经历上市及其之后狂飙的突进后,暴风科技“迅速”进入了低潮期2015年暴风科技上市时尚且盈利1.58亿元,但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亏损,分别亏损2.42亿元、1.75亿元,2018年亏损额进一步放大到18.87亿元。

2015年到2019年,暴风前后共三次提出定向增发融资计划,均未获批。冯鑫后来反思称,失误主要在于,“自己和团队对A股资本市场是零经验,对不同属性的钱不理解”。

“上市前过于保守,上市后又过于激进、后知后觉,错过了多个股价高点的融资时机。到股价跌落时,不得不为融资付出高昂代价。”暴风集团投资部的柳程如此对媒体评价。

一语成谶。

暴风2005年创立,其上市历程长达5年。一度,冯鑫差点把暴风影音卖给了阿里巴巴。2013年春节前夕,阿里巴巴出了一个让冯鑫很心动的收购要约:阿里给暴风大笔资金,并注入一部分资源,由暴风科技在视频领域打一次大的战役。

冯鑫与互联网的交集始于1999年3月8日。冯鑫来到了人民大学东门的当代商城北侧的小胡同,他走进去后,看见了一栋砖红色的四层小楼,冯鑫来到四层。他见到了当时金山的CEO雷军(小米创始人),见到了王峰(蓝港创始人)。

面试的环节,需要在电脑上打一段文字,写下面试的感受,但冯鑫只打了一行字。即便如此,他还是赢得了金山的职位。当时馒头厂副厂长的冯鑫摇身一变,成为一名IT青年。他在金山呆了8年。

“我冯鑫到底哪有问题?为什么我创业做成这样?”在2013年8月雷军组的那个旧“金山人”饭局上,冯鑫痛苦地问雷军。“你找的方向不够大;你得找人帮你;你对钱的认识不深刻。”雷军告诉冯鑫。

以今日的暴风和冯鑫来看,雷军目光如炬,看人看事都够犀利。

2015年3月,在中国的A股市场上,投资人纷纷寻找一家“互联网+”概念的公司,暴风和乐视得到了万千宠爱。

毋庸置疑,A股一度让冯鑫手握AK747,暴风的市值也一度到了400亿,但泡沫退去,现在只剩下了20亿市值。AK747也变成了小米加步枪,一切都是幻境。

暴风魔镜、暴风TV,暴风体育皆陷入困境,一直被业界视为乐视学徒的暴风,依然没逃离出乐视的宿命。

上市给了冯鑫狂飙突进的机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一个追求成就感的人,“我觉得做没意义的事情就像傻子一样,我觉得视而不闻、听而不见,我心态很好。我属于那种比赛的时候危机时刻的时候心里很没事的人,因为我不在乎结果。”

创业这么些年,冯鑫觉得自己没有包袱。冯鑫在上市前对方兴东说,“有一首歌叫《混子》,《混子》里面有一句歌词挺反映我的心态,没什么,实在没地住跟父母一起住,实在没有吃的跟爸妈一起吃。”然而如果前文提及罪名属实,冯鑫将失去这项最基本的权利。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12-16 09:12 最后登录:2019-12-16 09:1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